宁德时代被超越,危机才刚刚开始吗?

2024-06-20 17:04

1. 宁德时代被超越,危机才刚刚开始吗?

在国内动力电池领域宁德时代无疑是龙头老大,之所以宁德时代可以快速扩张,还是和国家的政策有关系,因此在第1波电动电池的红利里面,宁德时代是几乎独自包揽。不过随着行业以及市场随着时代的发展,宁德时代似乎慢慢有掉队的趋势了。




在动力电池领域,所有的企业就像赛跑一样,宁德时代一开始无疑是跑在最前面的一个可是慢慢的宁德时代被后来者追上,在韩国人整理的一份全球动力电池市场的占有率报告里面显示今年上半年 LG的动力电池在全球的市场占有率里面取得了第1名。宁德时代还不是第1次被超越,在今年已经是第2次了,就在今年第一季度的时候 LG就超越了宁德时代,之前在这条赛道上一路凯歌的宁德时代,在今年应该是不太好受了。


在第1季度的时候,宁德时代被赶下第一的位置还可以原谅,因为那个时候疫情确实影响了方方面面,可是现在国内的情况已经稳定了这么多,而且外界对于宁德时代也抱有厚望,觉得他可以重新回到第一的位置,可是半路杀出个程咬金LG抢在了宁德时代前头。这让许多看好宁德时代的人都被打脸了。


 Lg之所以能够把宁德时代从老大的位置上面改下来,还是得感谢欧洲那一边,由于欧洲政府的补贴,以及电动车制造商的补贴,在这在这双重补贴之下LG不仅利润提高了,就连出货量也是大幅提高,在动力电池领域的相关人士评论道,宁德时代这一边的业绩主要还是靠着国内,在国际市场上并没有什么业绩。因此在上半年的时候,我国新能源汽车的销量以及需求量都在下滑。才导致宁德时代业绩如此不稳定。不过宁德市场还是要注重国际市场,两只眼睛只盯着国内市场的话,当然很快就会被历史的浪潮给淹没。

宁德时代被超越,危机才刚刚开始吗?

2. 被超越的宁德时代

依稀记得,当两年前国内疯涨的新能源浪潮,将宁德时代捧为业内“独角兽”时,董事长曾毓群就以题为《修己达人肺都创新》与《台风来了,猪真的会飞吗?》邮件接连挫了旗下员工日益膨胀的傲气,时刻警惕着政策壁垒放开后的残酷环境。
可如今,伴随国内新能源发展的糟粕逐渐被退坡的补贴政策取缔,日韩系动力电池供应商的卷土重来,再回头看宁德时代这只乘着时代浪潮起飞的“猪”,其所面临的阵痛与困境,似乎无一不在兑现着曾毓群在邮件所做出的预演。

尤其自2020年开始,疫情的持续影响和国际形势的多变,在陡然迫使汽车行业进入严峻生存期的同时,背靠新能源产业发展的动力电池产业链同样未能幸免。整个1-7月,中国市场的新能源车销量不仅同比下滑32.8%至48.6万辆,动力电池的装机量也同比减少35.3%到22.5GWh。
很显然,在经历了近2年的行业洗牌和重塑,特斯拉在细分市场中近乎垄断式的存在和出行市场的急速冷却,在致使LG化学、松下电池逐步提升自身在华动力电池装机量的同时,其实也在倒逼着以宁德时代为首的中国企业进入剧烈的市场动荡中。
暴风雨前的宁静
毋庸置疑,随着第二季度的车市重启,依附于中国市场的宁德时代,同样在业绩上得到了一定的回升。根据财报来看,整个二季度,宁德时代营业收入达97.99亿元,环比微涨8.5%;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1.95亿元,环比劲增61.07%,较去年同期也有13.27%的增长。

但事实上,碍于疫情导致的市场迷惑性,二季度所导致的市场复苏很难令所有在局者就此清晰认识到未来的市场变化。倘若以宁德时代整个上半年业绩为基础看,无论是因国内新能源市场遭遇政策制肘,还是在于各方布局中腹背受敌,在某些节点上有所错失的宁德时代,实则将面临一波巨大的市场冲击。
整个报告期内,宁德时代营业收入达188.29亿元,同比下降7.08%;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9.37亿元,也出现了7.86%的同比下滑。而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其净利润为13.77亿元,同比跌幅已高达24.3%。换言之,即便排除掉计入当期损益的6.6亿元政府补助,宁德时代在今年上半年的表现也远不及前两年。
不可否认,根据中汽研合格证数据统计,2020年上半年,国内新能源汽车产销之所以仅达到35万辆和33.6万辆,同比分别下降42%和44%,跟疫情造成的车市停滞脱离不了干系。而宁德时代自己也在报告中指出,是受宏观经济受新冠肺炎疫情冲击、市场需求严重下滑,导致新能源汽车产销量同比大幅下降,才使得公司动力电池销售收入减少。

另一方面,无论是从占据业务营收超七成的动力电池板块上半年营业收入同比下降20.21%至134.78亿元,还是从今年上半年累计装机同比下滑37.9%至8.6GWh的态势来看,占据近半数市场份额的宁德时代,似乎远未出现式微的趋势。
可从目前国内新能源市场的发展现状来看,宁德时代短期内所出现的业绩下滑,相信远不止只留存在疫情此类表层原因之上。尤其是在那些原本具有合作前景的造车新势力一个接一个地消亡,出行市场的饱和致使传统新能源车企销路不畅的情况叠加下,宁德时代如何消化现有出货量,也算是一个头疼的事。
撇开新造车势力不谈,以其在国内的两大合作车企为例,北汽新能源1-6月累计销量为14700辆,同比下降77.44%的跌幅早已远远高于市场趋势。而广汽新能源虽在销量有着稳步提升,但近几个月来有关电动车频发的安全事故又在无形中为其接下来的销量突破上埋下了暗伤。

或许为了寻求新的突破口,宁德时代计划在今年,或将于2019年58GWh的基础上陆续释放近40GWh的产能,预计截至2023年其产能或近250GWh。其次,宁德时代仍在不遗余力地募集资金用于动力电池以及储能电池项目的建设、研发以及补充流动资金,以进一步提升盈利空间,稳固市场地位。但无论如何,押宝国内市场显然不能成为宁德时代高枕无忧的基石。
风暴中心的博弈
工信部所推演出“到2025年我国新能源汽车规划销量占比将达25%左右”的节奏,成了宁德时代借力中国新能源而蓬勃发展的缘由。那么,远在欧洲大陆上,以挪威、德国、 瑞典、英国、法国等为主的欧洲国家将于2030至2040年之间陆续禁售燃油车的规划来看,宁德时代的动力电池产业又是否会随着欧洲市场的激发而迎来新一轮浪潮呢?
而实际上,即使在地域分布上,目前的新能源市场的主要阵地依旧在集中在中国和北美两地,但按照SNE Research的统计,上半年占据全球动力电池装机量94%的前十大动力电池企业,在迫使市场的广度得到进一步拓宽的同时,确也激发出了新一轮的博弈。

根据Marklines发布的数据显示,欧洲上半年新能源车的销量增速强劲,同比增长高达55.1%。而作为欧洲新能源车扩张的主要阵地,德国、法国、英国、挪威、瑞典、荷兰和意大利和西班牙的累计销量就高达33.4万辆,已逐步逼近国内市场的总量。
也正由此,在LG化学、三星SDI、松下等日韩企业大幅抢占欧洲市场份额的前提下,以宁德时代、比亚迪、国轩高科为首的中国动力电池企业,自然出现了后继乏力的态势。尤其是LG化学,凭借入局欧洲早的优势,其在上半年的装机量陡然从5.7GWh增长到10.5GWh,同比增幅高达82.8%,不仅位列全球动力电池出货量榜首,更是把宁德时代拉下了马。而去年同期,宁德时代排名全球装机量第一时,LG化学仅排在第4位。
尽管纵观整个上半年情况,宁德时代的装机量从13.9GWh下降到10.0GWh,同比下滑28.1%,市场份额也才从25.1%下降为23.5%,可从欧洲新能源的崛起和特斯拉全球市场的疯狂扩张来论,宁德时代在海外业务的推进上确已处在落后阶段了。

相比之下,在没有强有力的市场竞争下,随着LG化学此前投资16.3亿美元在位于波兰弗罗茨瓦夫市附近建设的新工厂于2017年顺利投产,LG化学成为能大众汽车的动力电池供应商,也就成了顺理成章的事。此外,加上LG化学在匈牙利科马罗姆建设的电池工厂产能,LG化学在欧洲的电池产能已达100-110GWh。
而另一边,三星SDI于2016年投资3.58亿美元在匈牙利首都布达佩斯修建的电池工厂,虽在2018年第四季度开始投产后,并未表现出有如LG化学如此势如破竹的情况,但鉴于三星去年对欧洲工厂产能下达扩建的决定,欧洲车企后续向其投以橄榄枝的频率势必会加大。
换言之,当宁德时代于2019年10月才正式破土动工的位于德国图林根州的首家海外工厂竣工后,除了会面临因LG化学先发优势所带来的同业竞争以外,还多了从三星SDI等竞争力不容小觑的对手手中抢食的任务。而届时,包括大众、宝马、戴姆勒、FCA、PSA等在内的汽车集团如何在这几家中取舍,更是将决定新一轮的全球动力电池供应商的座次。

抓紧特斯拉的“大腿”
“当台风来了,猪都会飞”。但是,猪会飞吗?台风走了后猪的的下场如何?
时隔两三年后,回看曾毓群在宁德时代一飞冲天时留下的这段疑问,的确多了点新的思考。洗牌加剧的国内市场和竞争形势陡然严峻的海外市场,依旧让早已做好准备的宁德时代多了些许忌惮。但好在,相较于地缘性差异带来的症结,单一车企在供应商上的多元化选择,似乎也令宁德时代看到了再度反击对手的希望。
毋庸置疑,与目前传统车企在新能源市场所在的份额,特斯拉就是那个真正能改变市场格局的推手。而从结果上看,也是特斯拉Model 3的全球热销,才带动了LG化学以及松下这两家与之有深度采购合作的供应商,能以如今这样的势头向前掘进。

那么,随着特斯拉在中国的销量急剧增加,牵手宁德时代也就被纳入了特斯拉不得不考虑的范畴内。早在今年2月,特斯拉就宣称有意和宁德时代进行合作。而到了5月份的2019年度业绩说明会上,宁德时代副总经理、董事会秘书蒋理也回应称,特斯拉将向公司采购锂离子动力电池的期限为2020年7月1日至2022年6月30日,供货不限于磷酸铁锂或三元锂电池。
这样一来,就算宁德时代未赶上Model3此前掀起的销售浪潮,特斯拉此后也只是会根据自身需求以订单方式来确定宁德时代方面的采购量,可按照特斯拉目前的发展势头,宁德时代借特斯拉之手打一场翻身仗也并不是毫无可能。
要知道,在超级工厂建成前的一年里,特斯拉在华的销量不过万余辆。之后在Model 3的帮助下,特斯拉2019年的新车上险数也才到45,372辆。可纵观今年的走势,国产Model 3新车销量不仅在1-6月就累积达到45,754辆,当下还在以每月1万余辆的速度在累加,远远将对手抛离。

?
或许对于特斯拉的带货能力,总有人会持怀疑态度。《汽车动力蓄电池行业规范条件》废止,比亚迪拆分电池业务后寻求单独上市,特斯拉自身开始涉足动力电池技术自研,大众汽车、戴姆勒分布入股国轩高科和孚能科技等一系列的产业变动,似乎才应是制约宁德时代继续扩张的绊脚石。
可一旦结合当下国产特斯拉不再由松下供应电池、宁德时代现阶段签署的几家车企还难以形成规模效应的具体情况,本就在发挥产业链协同作用实现成本控制有一套的宁德时代,如若以此来挤占LG化学在未来国产特斯拉车上的搭载量,便可在短时间能忽略掉以上所有的顾虑。当然,这个发展趋势的前提还是得由特斯拉来主导。
总之,从一定程度上来说,2020年是全球新能源汽车格局大变动的时间节点。而过去的半年里,国内车市销量放缓,欧洲新能源产业逆势爆发,诸多车企深度绑定主流供应商等新态势,也确实为未来行业格局的变化埋下了隐患。那对于宁德时代时代来说,找风口虽要看趋势,但顺应潮流,又不意味着盲从、all in和速成。毕竟阻止业绩继续下滑远比成为“风口上的猪”难得多。
文/曹佳东
---------------------------------------------------------------------------
【微信搜索“汽车公社”、“一句话点评”关注微信公众号,或登录《每日汽车》新闻网了解更多行业资讯。】
本文来源于汽车之家车家号作者,不代表汽车之家的观点立场。

3. 宁德时代被超越,它是如何发展起来的?

之前,有一本《财富》杂志曾经公布了去年的财富全球未来50强榜单,来自美国的Workday蝉联第一。而中国有16家企业上榜。阿里巴巴、腾讯公司、小米、顺丰、融创都在榜单上,但是,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中国区排名第一的却是一家来自中国三线城市福建宁德市的宁德时代,它打败了众多中国企业,成为了第一。可是,伴随着时代的发展,今年宁德时代已经被其他企业超越了。
那么默默无闻的宁德时代是怎么发展起来的呢?宁德时代的创立者是曾毓群,一个特别具有投资眼光的商人,他回到老家宁德,做起了电动车的电池。但是对于这个行业,宁德时代算是一个初来乍到的新人,因为当时在全球,松下是最大的电池生产商巨头,而在国内,做电池很早的比亚迪又是这个行业的第一名。那么宁德时代的突破口又是什么呢?
早在2012年,在曾毓群的不懈努力下,终于拿到了宝马的订单,这为宁德时代打开了一个开口,但是为何这样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公司能够拿下宝马的订单呢?主要还是因为曾毓群,曾经就是做电池的,有一定的技术存在,并且在行内也有了一定的声望和说服力。
在之后的几年时间里,宁德时代的发展可谓是突飞猛进,因为比亚迪后来将专注点放在了新能源汽车上,所以才给宁德时代一个更上一层楼的发展机会。后来更是在国际上取代了松下公司,成为大众汽车集团的供给商,并且超越了松下,拥有着超大的市场规模,成为全球第一。如今,宁德时代也在加速进行全球化发展,并且随着全球新能源汽车时代的到来,一个世界级的中国电池新能源公司正在悄然诞生,未来,在新能源汽车领域,也能有中国的话语权。

宁德时代被超越,它是如何发展起来的?

4. 宁德时代崩塌

董宝珍先生这几天评论  宁德时代 这样的赛道股崩塌,就是庞氏骗局。说的有道理,认同这些观点。高估值实际上是已经出现的金融利益集团的人,利用一些概念或者利用一些阶段性不可持续的高成长进行股价操纵,并通过股价操纵诈骗公众,扩张自身私利的一个工具。
  
     $宁德时代(SZ300750)$  曾经万亿市值,被操纵到100多倍市盈率,20多倍市净率,给韭菜开了一个天大荒唐的玩笑。  宁德时代 第一季度报告显示,一季度公司实现营业收入486.78亿元,同比增长153.97%;净利润14.93亿元,同比下降23.62%!净利润不到15亿,业绩大幅度下滑了,不是骗子说的高增长。 市净率:11.20 每股净资产:36.56 股息率(TTM):0.00%,圈钱不分红。总股本:23.31亿 ,52周最高:692.00元。
  
 
  
  
   曾几何时,有一份唱多宁王的研报,把它的业绩算到了2060年,保守估值3万亿;曾几何时,有一位明星私募老总对散户说,怕高都是苦命人。这一切一切,仿佛昨天,萦绕耳际,浮现眼前。却不知追高的大部分都是短命人,刀口舔血,舌头都没有了,这是玩火者必自焚,不作死就不会死。 
  
 
  
  
     宁德时代 只是一个非常一般的周期性的制造业,重资产,没有太多的技术和品牌护城河,没有高毛利。新产品科学技术日新月异,一旦过了高速增长期,产品更新换代快,面对高额的资产折旧,周期性的毛利波动,同质化产品的内卷,根本没有维持稳定高利润的能力。留下一大堆过期报废,设备。实际上大部分制造业都是苦逼的打工仔,没什么护城河,撑不起高估值的,合理估值也就十倍左右市盈率,包括 新能源 , 隆基股份 , 阳光电源 ,却被基金抱团当作好赛道,炒成几百倍市盈率。
  
 
  
  
     宁德时代 于2022年拟定向增发450亿元,2020年定向增发募资196亿元,2018年首发募资53亿元。上市至今,宁德时代从市场上共“拿走”649.69亿元。但上市至今,宁德时代反馈给投资者的仅是13.6亿元的回报,分红是募资的2%。圈钱这么多,利润越来越少了,分红也没有了,只吃不拉,买一大堆设备,过几年就过期报废了,变成废铜烂铁了。
  
   2022年一季度,  宁德时代 以微弱优势重新超越 贵州茅台 ,登顶一季度公募基金头号重仓股,这也是自去年三季度以来,宁德时代第二次登上公募基金头号重仓股“宝座”。纳入统计的4463只积极投资偏股型基金中,共有1485只基金重仓持有宁德时代,相比去年四季度增加了188只,合计持有21544.13万股,持仓市值达到1103.71亿元,宁德时代也是主动权益基金一季度持仓市值最多的个股。
  
   这些基金经理,包括葛兰之流的骗子,利用资金优势,抱团操纵,破坏股市生态平衡,拿别人的钱高位接盘侠,为虎作伥,崽卖爷田不心疼,没有职业操守,良心大大滴坏透了。基民赎回,也只能竞争性卖出,加速崩盘下跌。 
  
    
  
   不用怀疑,  宁德时代 节后将面临残酷的戴维斯三杀:杀逻辑,杀估值,杀业绩。一倍市净率,十倍市盈率就是下跌目标价。
  
   那些曾经的赛道股一季度业绩出来都原形毕露了,估值越来越高,而且没有高增长了。 
  
     $金龙鱼(SZ300999)$  披露了一季度报告。一季度公司实现营业收入565.36亿元,同比增长10.68%;实现净利润1.14亿元,同比下降92.71%。
  
     牧原股份 :2022年一季度净亏损51.8亿元,上年同期净利润69.6亿元;2021年实现净利润69.04亿元,同比下降74.85%,拟10派2.48元。市净率:5.91。
  
     $恒瑞医药(SH600276)$  发布2021年年报,公司2021年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45.3亿元,同比减少28.41%;实现营业收入259.06亿元,同比减少6.59%;基本每股收益0.71元,同比减少28.28%,每10股派1.60元,股息率0.5%,低的可怜。从92元下跌到27元, 恒瑞医药 同时发布了2022年第一季度报告,报告期内营业收入同比减少20.93%,达54.79亿元;实现归母净利润12.37亿元,同比下滑17.35%。从92元下跌到27元,还是五六十倍市盈率,还是贵的离谱。
  
   这些都是骗子说的好赛道,不看估值买入,怕高的是苦命人,穷命。韭菜相信了骗子,骗子跑了,韭菜变成了接盘侠,站在高估值的珠穆朗玛峰上欲哭无泪,心里哇凉哇凉的。 
  
   我就想,皇帝的新装里的骗子怎么让天下人都相信皇帝穿着华丽漂亮的衣服,而不是赤身裸体的在大庭广众之下,因为每一个人都认为自己是聪明的,能看到皇帝的衣服,这些基金经理也一样狼狈为奸,为虎作伥,买上百倍市盈率股票,说一大堆狗屁不通的逻辑,什么高 科技 ,新产品等等的,好像就他们懂,显得他们聪明,那些复杂的玩意鬼才知道值多少钱,能不能实现,他们编制了一大堆天花乱坠的故事,把稻草卖成了金条的价格,让自以为聪明的韭菜做了接盘侠。自以为聪明的韭菜,不想做穷命人,做了短命鬼。 
  
   巴菲特说低估买入,高估卖出,低估就是安全边际,便宜就是硬道理,股神说的不听,听骗子的甜言蜜语,赔的倾家荡产也活该。 
  
   赛道股崩塌,庞氏骗局泡沫破灭,才是这一次股市大跌的根本原因,什么ew战争,与中国股市没有多大关系,疫情也只是借口理由,真正的原因是赛道股估值太高了,崩塌了,泡沫破灭了,泥沙俱下,雪崩的时候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无一幸免,低估值的跟着继续下跌,形成又一次股灾,这样的下跌股灾A股市场三五年就来一次,周而复始,生生不息。

5. 宁德时代为什么能崛起?


宁德时代为什么能崛起?

6. 宁德时代为什么能崛起?


7. 宁德时代为什么能崛起?


宁德时代为什么能崛起?

8. 宁德时代总市值跌破万亿,宁德时代曾经的风光为何不见了?

因为该公司的确无法与更多公司建立稳定且密切的合作关系,而且也无法加大创新的力度。更重要的是,该公司会受到市场供需关系的影响,而且也会因竞争者的强大和合作者的选择而日渐式微。在多重因素的作用下,该公司的确面临发展困境。
宁德时代是一家以新能源为主要业务的公司,该公司不仅能够生产动力电池,而且也能引领新时代的发展潮流。但随着时代的发展和变迁以及科学技术的进步,该公司的竞争优势越来越少,其发展势头越来越弱。
首先,其狂飙突进式的扩张方式不利于公司的长远发展。该公司成立于2011年,其发展速度极快,而且具有较大的发展空间。但由于缺乏正确的经营理念,该公司只是一味地进行扩张,而不考虑成本和效益。这不仅会加大公司的经营和管理压力,而且也会产生更多问题,进而阻碍公司的健康和长远发展。
其次,该公司的地位受到其他竞争者的冲击,其竞争力有所下降。虽然该公司曾经具有极强的国际竞争力,而且也能够成为行业内的领头羊。但其竞争者同样能够与时俱进,而且也能提升技术水平,进而获得更多车企的青睐和支持。车企能够寻找和选择其他动力电池供应商,以替代该公司,这是直接且致命的打击。
最后,市场供需关系的变化成为其发展的阻碍,公司的价值逐渐回归理性。任何一家公司都会受到市场的影响,而且也会受到价值规律的制约。无论一家公司的市值多高,只要其违背了价值规律,便需要承受由此带来的不利后果。该公司的确能够通过各种手段提高其市值,但虚高的市值最终仍会回归其原本的价值,这便是其不再辉煌的原因之一。